导航:主页 > 端游资讯 > 战地2042 >

《战地2042》背景故事合集

2021-08-20 10:56战地2042 人已围观

简介《战地2042》发布无邦者之旅页面,官方将通过无邦者通讯兵团凯万贝希尔的视角向玩家们阐述每个地区的背景故事 第1部分:逃离多哈 2041年9月12日多哈,卡塔尔 这一切都始于一年之前...

《战地2042》“流亡之路”短电影正式发布。>>>点击前往查看


《战地2042》发布“无邦者之旅”页面,官方将通过无邦者通讯兵团凯万·贝希尔的视角向玩家们阐述每个地区的背景故事



第1部分:“逃离多哈”

 
2041年9月12日多哈,卡塔尔
 
这一切都始于一年之前,我在多哈的家中正在浏览暗网的信息——那时候多哈还不是一片死地。作为一名记者,我对武装分子无邦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正在试图联系到这些无国籍的士兵。终于在凌晨3点28分,我收到了来自匿名来源的信息,声称自己是全球悬赏额最高的人——庞大的无邦者势力的指挥官,即举世闻名的“奥兹”。
 
我之前也收到过这样的信息,但都不是真正的奥兹。有些是来自正在开展反无邦者行动的政府特工,甚至有个人还指控我是奥兹,说我是有意隐藏在闹市之中。不过这次却完全不同,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在聊天结束时,我就需要立刻逃离这个国家,因为卡塔尔警察攻入了我的住所,将我视为了恐怖分子的同党。
 
这将是我此生中唯一主动接近沙尘暴的一次经历。
 
 
富饶的多哈曾因她的LED天际线而被誉为石英之城。
 
到了40年代,沙子对于多哈就像水对于威尼斯一样重要。经过多年与不断侵蚀沙漠的抗争,只有那些无法离开的人们仍然逗留在庞大的LED天际线的怀抱之中,他们仍然在孜孜不倦地推销着奢侈手袋。由于油价飞涨,卡塔尔在30年代繁荣一时。这个国家在防治荒漠化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希望能够复制埃及的成功。在一段时间内,那几乎使我们相信人一定能够战胜自然。然后,石油逐渐被开采殆尽。
 
随着沙尘季风到来的是饥荒、失败的应对措施和政府抗议。大批军警很快就倾巢而出,随时准备逮捕那些可能让卡塔尔成为下一个无邦者热点的人。
 
我的浏览器有违禁的搜索记录。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迎接沙尘暴的逼近。
 
沙尘暴的掩体保住了我的性命。在躲避猎杀我的装甲载具之时,我开始注意到LED广告中的异常。隐藏在图像中的无邦者图章—— 一面带有劈砍图案的旗帜。
 
这些面包屑导航引领着我来到了墓穴之中,就在废弃的足球场下方。一个穿着百慕大短裤的五旬军人,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人十分反感,他正随意地用手电筒指向了隧道入口——入口仅由一个机械守卫系统看守着。他伸出手来。"Pyotr Guskovsky...”他咕哝到。然后,用完美的阿拉伯语说道:“仅此一次哦。"
 
 
一面被划穿的旗帆一即无邦者的非官方标志。
 
我伴随着头顶呼啸的风声消失在了黑暗中,我很想知道我是否还能回到多哈的家中。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卡塔尔将会成为一片死地,而多哈将永远消逝在风沙之中。


第2部分:“魔术行动”

 

2041年11月1日印度,阿朗港

 
不要乱许愿啊……在逃离多哈近2个月之后,奥兹的面包屑导航将我引到了一处印度境内的由集装箱组成的安全屋中,其中满是武装到牙齿的无邦者。他们之中有着前情报官、前医生、夜店保安、汽车机械师……他们都一心想把过去的一面隐藏起来,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就能够在每个夸张的故事和苦笑中找到蛛丝马迹。
 

纳温·拉奥,就是大家口中的好好先生
 
作为专家的纳温·拉奥,曾是臭名昭著的印度黑客以及前海军陆战队突击队(MARCOS)军官,他向我解释说,在30年代当无邦者们在全球范围运输货物会时常面临险境时,武装特遣队便应运而生了。作为回应,世界政府对无邦者们采取了制裁镇压,将他们视为走私者和海盗。对此,拉奥耸了耸肩,“因为这个我们在给贫困家庭运送食品的时候,总要带上眼罩……如果无邦者们不想办法壮大,便只能走上孤立无援的绝路。”
 
拉奥说出了所有实情吗?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验证其真实性。当然,这个特遣队看起来还缺少一样关键物品——船只。而事实是,我们正处在阿朗港,世界上最大的船舶拆解厂。那就是说……
 
他们是要去抢船了。
 

并非所有在阿朗港的船舶都要面临拆解报废的命运
 
船运是一项简单的生意。货物比船多,价格就要上涨。船比货物多,价格就要下降。在30年代后期,既“第二次大萧条”之后,世界范围的经济活动就陷入了停滞。为了支撑价格,整个行业都会将已经停运或是老旧的船队送到阿朗港这样的拆解设施,将船舶拆解成高强度的钢材。但很快,阿朗港却开始因为一些其他的业务而闻名:魔术。除了魔术,你还能怎样解释整艘的货船就这样凭空消失在空气之中,而数月后又奇迹般的出现在了不断壮大的无邦者舰队之中?
 
这是这座城市里无人不知的秘密。腐败的商人在黑市上将整艘船舶作为废品出售给无邦者们。但印度军方很快就会出面阻止这种行为。
 

在阿朗港沿岸航行是件危险的差事
 
在狂风肆虐的深夜,密集的枪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在印度军方追击我们之时,拉奥擦去了轻微的擦伤,戴上头盔,引领我们绕过了堵住我们逃离路线的黑铁船骸。就算是在晴朗的日子里,这也是一项惊人的壮举。而此时伴随着25英尺高的巨浪,船只摇晃得就像一名刚刚上岸的水手一样,在货船墓地中,追击者们目瞪口呆的见证着我们的高超技术。
 
一直到凌晨1点32分,整个魔术行动完成了,我们消失在了21号航线上。我们那艘满目疮痍旧货船,诨号“科波菲尔”,开始了她的无邦者之旅。


第3部分:“郊狼狂奔”

 
2042年2月19日 新加坡,布拉尼岛
 
就算是对于那些一无所有的人们来说,这也足够疯狂了。经过了数月的辗转航行,最后一批货物——65名澳大利亚难民终于登舰了,同时这只特遣队也获得了“郊狼”的诨号。当我们的下一个落脚点从迷雾中显露出来之时,我不由屏住了呼吸……
 
我们的舰船悄无声息地穿过了保护着布拉尼岛的海堤,映入眼帘的就是新加坡的自动化港口。或许凭借拉奥的魔法,我们可以得到有信服力的扫描仪凭证,但我知道如果以残暴著称的新加坡港务局 (SPA) 察觉到了这艘船的异样……
 
……那将会是一场剧烈且迅捷的扫荡。
 
 
布拉尼岛的海堤为城市抵御着30年代的肆虐风暴。
 
到了30年代中期,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已经吞噬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商业港口。作为因地制宜的应对,新加坡建起了一道颠覆性的海堤,用以防卫其由人工智能管理的货物配送系统,使布拉尼岛成为了全球交易的中心枢纽。“无邦者的问题是垃圾公关,”专家“卡斯帕”范达勒埋怨道。“新加坡以前会容许我们活动。但自从所有的恐怖分子和他们的领袖都自称是无邦者以便博取同情并从中获利之后,形势就变得严峻起来。美国曾无比惧怕失去对此地的控制,因此他们动用了一切的负面宣传口径,迫使新加坡将无邦者舰队挡在了门外。
 
“无邦者的问题是垃圾公关,”专家“卡斯帕”范达勒埋怨道。
 
“新加坡以前会容许我们活动。但自从所有的恐怖分子和他们的领袖都自称是无邦者以便博取同情并从中获利之后,形势就变得严峻起来。美国曾无比惧怕失去对此地的控制,因此他们动用了一切的负面宣传口径,迫使新加坡将无邦者舰队挡在了门外。”
 
 
布拉尼岛的港口是全自动化运行的,但任何系统都无法抵御黑客的入侵。
 
通过某些神秘手段,我们可以不动声色地入港停靠。卡斯珀部署了一架OV-P侦察无人机,以确保我们可以畅通无阻,而拉奥则是将难民们带到破旧的集装箱中,里面有吊床、一个厕所和10天的补给。让人不禁想知道这些集装箱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最后一个难民无法在警笛响起之前溜进藏身点之中。机械狗(四足机器人,头顶配有枪支)似乎从天而降一般,向我们的船只冲来。当科波菲尔被赶出港口之时,卡斯珀迅速狙击我们的机械袭击者。令人惊讶的是,拉奥侵入了岛上的自动送货系统,将集装箱扔得到处都是,已阻止我们的逃跑。这还不够。
 
SPA追击我们来到了开放海域。枪声。尖叫声。更多枪声。沉默。然后我听到震耳欲聋的炮声。在我静待炮弹炸开的期间,我的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直到我确认了爆炸方向之后:出现在地平线上的一群船只。一支无邦者舰队!拖网渔船,集装箱货船,拖船等。无从得知其中具有武装的数量,而SPA也没兴趣找出答案。它们纷纷调头。在全世界12亿流亡者之中,这只特遣队至少还有几个朋友。


第4部分“第三阵营”

 
2042年5月8日黄海中的某处
 
“奥兹将‘成员须知’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麦凯夸张地翻着白眼。“我们通过一份携带着微不足道情报的电报获取了目的地信息——做好准备,我们要出发了。”
 
 
所以我们在黄海中漫无目的地漂泊了两天,就是为了等待来自高层的命令。谢天谢地,线路上一直有源源不断的新闻,使我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事情上,而不是一心只想着吃饭。特别是一个特殊故事很快就会在船上引起轰动,并将奥兹的阴谋揭示出来。
 
早上7点30分左右,大成电子的一位行政助理利用一架偷来的公司直升机,以每秒10万亿次的速度,从韩国松岛的总部中导出了内部资料。而对此负责的罪犯,是一位低调的韩国女士,大概20岁左右,她被指控为境外情报人员,很可能是为美国或俄罗斯效力。
 
他们其实是大错特错了。





第5部分 “菠萝速递”

 
2042年7月9日 法属圭亚那,库鲁
 
一个44加仑的双层垃圾袋能装22公斤东西。10000 SGD纸币的重量是1.081克,这意味着俄罗斯人刚刚从塞拉级潜艇扔上船的袋子,足有超过2亿SGD。
 
在指挥桥上的老式电报机突然活跃起来。是奥兹。白智秀阅读了消息。“我们会收到5个集装箱。把它们带到库鲁……想死吗!?”
 
一天之后,我们又进行了一次远洋交易,但这次是一艘俄罗斯货船,吊上来5个集装箱,要送往法属圭亚那。货物仓单上显示这些集装箱中满是辛塞科转基因菠萝——保质期长达24个月。为什么俄罗斯人需要无邦者来运送他们的水果?首先,法属圭亚那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区。其次,当这些集装箱上岸之后,其中的菠萝将会产生明显的影响。
 

克里姆林宫否认其曾参与破坏已经关闭的欧盟库鲁发射场。
 
三个星期后,我们通过铁路将货物运往法属圭亚那。我从未想过超级大国会对这样的地方感兴趣,但2040年的大断电已经颠覆了整个世界。
 
“所有人都觉得是大断电切断了整个互联网,但军方的影响力才是推动此事的关键,”拉奥解释说。“如果没有间谍卫星,两个超级大国都会拼尽全力地使己方的设备能够重返天空。”美国的卡纳维拉尔岛刚刚被大海淹没,所以没过多久,人们就开始猜测,他们在打探位于库鲁的欧盟旧发射场的消息。“这是你们发射非法太空死亡激光的绝佳地点,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拉奥笑道。
 

导致2040年大断电的原因目前尚未可知,虽然各种理论大行其道。
 
俄罗斯一定是相信了谣言,因为他们一直在鼓动抵制美国染指法属圭亚那。“鼓动骚乱是俄罗斯的拿手好戏,”另一位专家玛丽亚·法尔克幸灾乐祸地笑到。“不费多少气力就能把水搅浑,”这位前战地医疗兵说道,语气中带有明显的担忧之情。
 

美军在库鲁埋伏的余波。
 
一周后,我们到达了库鲁,准备将货物移交给当地的民兵,他们全都配备着俄军的武器。集装箱被一个接一个的打开了,里面装的是——菠萝。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直到水果被清空之后,露出了一堆沃尔科夫多弹药发射器来。俄罗斯作为尖刀使用的火箭发射器。众人还未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大量美军突袭了这一区域,顿时枪声大作。我的身体左侧被子弹贯穿。随后我就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我躺在一辆平板车后面,玛丽亚正在努力协调大家撤离,我的腹部缠着她的绷带。我的第一处枪伤……希望也是我的最后一处。
 
我一直听无邦者们提到,是世界迫使他们为了生存选择铤而走险。也许这就是奥兹希望我看到的,也是他希望我写下的。不过现在,居然替俄罗斯干起了脏活,我想知道是否无邦者们已经忽略了生存的代价——亦或是我自己已经忽略了。

第6部分:“唯一的归乡之路”

 
2042年8月14日 南极洲,毛德皇后地。
 
当你带着枪伤逃离战区时,如果有人愿意载你一程,你就不要多问他们将要去哪。我就是这么被困在俄罗斯的“世界尽头加油站”的,那是一处在南极洲的钻油平台。
 

 
奇斯塔亚内夫特的石油设施位于南极洲的毛德皇后地。
 
多年以来,全球的无邦者们都一直依赖着俄罗斯的石油,但很显然,情况发生了变化。俄美两国似乎都牵制着对方的喉咙。就在我们抵达之时,俄罗斯决定切断无邦者的石油供给。若想重新获得燃油供给,就要向俄罗斯宣誓效忠。这是奥兹无法承受的代价。
 
“这实际上就是想绑架我们,”专家康斯坦丁·安格尔说道,他的船只已经在这里搁浅三周了。“大战一触即发,我的朋友,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的话总是有先见之明。不到一分钟时间,当一艘美军驱逐舰出现在地平线之时,克拉克松突然活跃了起来……
 

 
“MFS-04 流亡之路”号到达,战舰已进入战时状态。
 
到了39年,当海平面不断上升之时,各国终于懂得了需要远离南极洲冰川的道理。俄罗斯除外,他们私自违反了禁止在南极洲大陆进行钻探的保护性国际条约。一座遥远的科学设施悄然变成了一种炼油工厂,每天产出的原油高达4000桶之多。“美国到这里来只是时间问题。”安格尔吹着口哨——“肯定不是来拯救企鹅的。”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的无邦者船只最终搁浅在这里,讨论着效忠换石油的提案。寒冷和孤立十分严重。很多人同意了提案。
 
“鼠目寸光。无邦者决不能选择立场,”康斯坦丁咕哝道,“想想在一战中的波兰。他们的国家已经150年没有出现在地图上了——波兰军团愿意为任何人做任何事,以确保在尘埃落定之时,他们能够再次拥有自己的国家。有时候,战争是唯一个归乡之路。”
 
最后的防线。我以前也听奥兹讲过同样的话。这是集结的呐喊。但并不只关乎到在旗帜下奋战的数千人,而是12亿毫无联系的生命。无邦者们不是波兰人,他们是火药桶。
 

 
根据安格尔的预测,战火将在年底来到毛德皇后地。
 
在克拉克松开始后,两枚15毫米星爆弹的声音响彻岸边的冰架。我现在的俄语水平足够听懂两个单词:“牛仔”和“战争”。
 
这艘美军军舰用舰炮发出警告,同时在通过无线电向外发出自信的声音,命令俄军放弃抵抗。此时我注意到战舰上悬挂的是无邦者的旗帜,而不是星条旗。后来我才知道,奥兹派出了他最信任的舰长来解救被俄罗斯困住的无邦者们。
 
我拼尽全力想成为登上这艘战舰的难民,必须是MFS-04流亡之路,安格尔的话语在我耳边回想。大战一触即发,我一直想要避免被卷入其中,而此时我却登上了一艘战舰。也许奥兹是对的。战争才是唯一的归乡之路。


第7部分:“改航”

 
2042年10月10日 塞拉利昂海岸附近
 
MFS-04 流亡之路是一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由前美国海军陆战队成员指挥。没错,无邦者们现在已经拥有战舰了。这意味着即将有事发生,同时也是这次冒险结束的另一个原因。
 
我在自己的营房中整理行装,之后我们就要在弗里敦港口停靠。我将从那里飞往开罗,并开始我的新生活——一份在辛塞科农业技术公司通讯部门的工作。辛塞科公司就是去年动用私人武装镇压其封闭农场外暴动的那家公司。也是那个将菠萝卖出天价的辛塞科。
 
我的故事就要讲完了,我亲爱的读者。13个月的亡命生涯使我的神经高度紧张。我只是想深入了解无邦者们,并不是真想和他们一起玩命。如果我现在不选择离开,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辛塞科农业技术公司在东部沙漠的设施,被当地人称为“阿尔哈伊特”或“铜墙铁壁”。
 
我的祖国现在已化为一片戈壁,而埃及确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在38年,全世界的传统面包供给系统全面崩溃,辛塞科农业技术公司完善了两部分系统来取代传统系统。
 
第一个是能够在极度干旱气候中正常生长的转基因作物。而第二个,则是颠覆性的沙漠灌溉计划。
 
辛塞科为什么选择埃及作为他们未来的农场?“积极主动的劳工,”曾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的麦凯介绍说,“埃及是一个无邦者可以脱离组织洗白身份的地方,只要他们愿意在墙后劳动。”
 
这正是我接受这份工作的原因。不想和无邦者再有瓜葛。
 

 
2042年1月15日,辛塞科的私人武装4-Sec平息了当地饥民的暴动。
 
当我们无声无息地向非洲海岸航行时,我的脑海中一直在回想和安格尔的谈话。超级大国之间的局势日趋紧张。如果无邦者也卷入其中,将会引发一场代价惨重且混乱不堪的全面战争。尽管奥兹已经在尽量斡旋,但无邦者明显仍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并没有统一的奋斗目标。如果随着战事的升级,这些阵营最后都被迫卷入到全面战争之中,那么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终将变得支离破碎。
 
下午6:30左右,我终于能看到远处的弗里敦港了。只有拉奥知道我的计划。13个月之后,我对离开会感到些许的遗憾,但更多的还是如释重负。至少在船舶突然离岸并向北方航行那一刻之前是这样。
 

 
登上流亡之路号的难民永远都没机会到达埃及。
 
这不是真的。
 
我拼命跑到舰桥,试图找出答案。果然,那台旧电报机已经开始工作,解析出了来自奥兹的新指令,替我做出了选择。过了一会儿,船长在快速前往舰桥的路上与我擦肩而过。在他摔上门之前我最后听到的是通讯装置中的含糊语音,弗里敦港口也在视野中逐渐变小……
 
“……在通向新未来的道路上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而我们务必要抓住这次机会……”


第8部分:“战争的序幕”

 
2042年10月20日 地中海
 
伦敦现在已经沉入海面三尺有余——一个消亡国家的消亡首都。奥兹要流亡之路改航到那里的原因一直不得而知,当舰长“爱尔兰佬”金布尔·格雷夫斯独自上岸后却带回一名流血的陆战队员、一个公文包和海上会合的指令后,一种猜测成为了主流。
 
这本来是一次简单的运送任务,但发生了一些事改变了爱尔兰佬的想法。
 
很快,三架秃鹰发射的曳光弹覆盖了整个甲板,我们匆忙躲进5级风暴中寻求掩护。在躲藏时,强烈的爆炸声将我的耳鼓撕裂。公文包里的东西对于奥兹来说,肯定比船上的200名无邦者生命更有价值。
 
就在我们英勇的特遣队冒着枪林弹雨与敌人战斗之时,甲板下保护着我们的水密门被炸开了。一个浑身浴血的士兵冲了进来,并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人质——爱尔兰佬七岁的儿子,奥马尔。
 

 
流亡之路的战斗在欧米茄飓风的腹地展开。
 
“我最初加入奥兹,是因为我认同无邦者需要团结一致,方可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爱尔兰佬稍后向我解释道。“而分歧点则是,他笃信必须消灭旧世界才能迎来新世界。这也是为什么他“当我还是个海军陆战队成员时,我亲眼看到平民在战争中付出的惨重代价……这也是我退出的原因。
 
在奥兹和爱尔兰佬之间,我看到了两个男人为无邦者的生存而做出的努力,但各自的努力方向却完全不同。一方试图远离美国和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而另一方则处心积虑想要操纵它们。公文包里的情报就是为了这样的目的——是俄罗斯人想找的一个美国秘密坐标——用于诱使双方发动全面战争。
 

 
美国海军陆战队墓碑小队的悲惨重聚。
 
就在战斗当晚,当奥兹的手下带走了爱尔兰佬的儿子之时,有些事永远发生了改变。一个无邦者——一个孩子——需要我。我知道拉奥、安格尔或是法尔克会怎么做——这也是我需要做的。我虽然不是士兵,但我一直跟在他身后。然后我听到那个在伦敦被爱尔兰佬打伤的美军士兵-——克莱顿·帕考斯基,被拷在了轮床之上,誓言会提供帮助。他的表情和我一路上遇到的专家们一样。我释放了他。
 
后来他所作的牺牲救下了爱尔兰佬的儿子,但情报却被悄悄放了出去。
 
就在这个任务完成了一年之后,我找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答案。无邦者可以是人们口中的一切——走私者、罪人、圣人等等等等,简直数不胜数。世界造就了无邦者,随后却去指责他们所带来的问题。但现在这个特遣队确是可能拯救无邦者的关键。
 

 
流亡之路在一场接一场的风暴之中存活了下来。
 
当烟雾散尽,我们都能看到舰长的眼神。必须阻止奥兹挑起世界大战。爱尔兰佬虽然离开陆战队来到了无邦者,但他仍然是服从命令的士兵。现在,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成为领袖。
 
我在舰桥上看到爱尔兰佬接过通讯装置,并接通了对话,他并不知道都有谁会听到:”阻止这场战争的唯一方式就是参与其中……做好战斗准备!”
 

Tags:

本栏推荐

游戏标签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54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游戏标签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